©十年灯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一丘之貉(一)

*警告!这篇文章会包含可能引起您不适的内容,请仔细阅读预警,
由于不仔细阅读预警而造成的误伤本人不负任何责任。不服你打我略略略

*题目有意义
*青春犯罪恋爱故事,剧情俗套,感情废手,推理线基本靠诌
*主线只有喻黄,如果您觉得有别的cp出没并且气氛gay gay的一定是心不诚,请将双手举过头顶高呼“喻黄大法好”三遍,亲测有效
*主要目的是为了写大佬斗法,以及感谢 @露依有毒www 的帮助

【喻黄】一丘之貉

“我们居然一路上偷尝不可告人的幽欢,
竭力榨取幸福,宛如挤榨干瘪的橙。”
                     ——波德莱尔,《恶之花 致读者》

(一)
王杰希到达A城的时候是下午两点,漫长的车程留下的昏沉睡意尚且挥之不去,他闭目养神了一会,然后便拿起公文包下了车,抬手说了句多谢,李轩摇下车窗冲他挥了挥手,一副欲言又止的纠结表情。
“怎么,”王杰希挑了挑眉,“有事要说?”
李轩叹了口气“这地方挺凶险的,地方又是个不好惹的主,不知道上面哪根筋搭错了把你扔这儿。”

王杰希觉得有点好笑,二十一世纪还能扯上凶险这个词,搞得叶修像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似的,纵是他本事再大,也不能一手遮天,何况他这次调到A城来,可不止协助调查一项目的。
叶修管辖的A城是出了名的不服管教,这和他个人性格有关,与A城的地理条件也不无关系。天高皇帝远,就是警视厅有心用职权压制叶修,怕是手也伸不了那么长,王杰希以调查一科的身份来参与案件,名正言顺,解决案件的同时还能探探叶修的实力,上面的计划一石二鸟,堪称周全,李轩入职毕竟不长,还想不到那一层上。
于是他笑笑,“你不用操心这个,早点回去吧,一路上你也辛苦了。”
李轩摇摇头,“王队客气客气,我这就回去,你多保重哈。”
王杰希也回应了一个客气的微笑:“那,再见了?”
“再见再见再见”李轩忙不迭地说,他翘了半天的班来送王杰希,路上可不能再耽搁了。
目送着李轩的车消失在路的尽头,王杰希轻叹了一声,上头算盘打的是妙,但实际操作也可不能一帆风顺,他之前与叶修共事过,对方可不像一个乖乖任人摆布的布娃娃,而且撇去总部与地方纷乱如麻的错杂关系外,案件本身也够扑朔迷离的了。 这是A城发生的第四起投毒事件了,但几起投毒事件细节还不清楚,能否认定为连环杀还尚待商榷,更何况这第四起事件...王杰希微微眯起眼睛,背景好像有点特殊啊。

“怎么,王sir有何高见啊?”传说中高深莫测的叶修就站在他对面,抬头用下巴向他的方向点了点。

王杰希摇了摇头,诚实地回答,“一团乱麻。”

法医已经检查过尸体,死因是蓖麻素中毒,死者喝水的杯子和食物样本已经拿去化验了,结果还没出来,就目前他们手上的线索来看,实在是难以判断。

叶修为自己点了根烟,冲他比了比手上的打火机,王杰希摆摆手,“叶警官有什么看法吗?”

叶修也不客气,“同样是蓖麻素中毒。说实话这种药物平常人还真不一定能搞到,不过嘛……”他抬头环顾四周,嘴角一丝嘲弄的笑意,“在学校里下手,可真有意思。”

L校,最大的公立学校,这里的学生鱼龙混杂,勤勉刻苦以升入大学为己任的优等生有之,终日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混混流氓也有之,而这次死亡的张老师,是高中部三年级的主任。

会不会是模仿犯呢?王杰希揣测着,旋即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蓖麻素这种毒素,正常人本来就难以接触,更别提短短三个月中类似的事件就发生了四起,想不联系在一起都难,他悄悄看了一眼叶修,对方脸上毫无波动。

叶修仿佛注意到了他的视线,转头微微一笑,“这个张老师,提官提得倒是挺快的啊。”
“入职才四年,就提拔到主任的级别,真是年少有为啊。”

王杰希心里一动,会不会是学校中的派系斗争?现有的教育机制还不够完善,管理阶层有不少漏洞可以钻,不难想象有不少人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主任这个油水多多的职务呢。

不对。这只是针对这一起事件而言,眼下这起毒杀,根本就难以和前几起事件联系在一起。
现在的四起案件当中,第二三四起都是发生在医院里的,第一起受害者是个街头的流浪汉,估计是拿来试毒的,本来已经将凶手锁定在医院的相关人员中,第四起却是又横生枝节。

“王sir别着急嘛,”叶修呵呵笑了两声,眼神却是毫无笑意,“先等化验完再说吧。”
正说着他的电话响了,叶修接起电话,脸色倏忽沉了下来,“什么?”
电话里的声音兀自响着,伴着兹啦兹啦的背景噪声,
“是的...叶神...死者的水杯和食物残留中...均未检测到毒物...”

(二)
现场陷入了沉默。

这可不妙,王杰希冷静地想,不过也不能束手无策,虽然还不清楚犯人的手法,但从涉事的相关人员查起,多少也能查出个七七八八。想到这他拿定了主意,“最后一个出入受害人办公室的人是谁?”
旁边的小警察看样子是新手,看见场面胶着一直紧张地绞着衣角,听到王杰希的话他匆匆地回应,“报报告王王王警官,是个叫黄少天的学生!”

王杰希安抚地对小警察笑了笑,“能把他找来吗?我们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辛苦了。”

小警察红着脸走了,王杰希还留在原地沉思,他不知道如何跟叶修商量。他是调查一科派来协助调查的专员,原则上他们应该共享情报,共同办案,但是他实在不清楚,究竟要对这位神秘的伙伴交付多大程度的信任,况且他们之间,还隐隐有总部和地方的竞争。

不过他旁边这位的面上可是丝毫不见类似的顾虑,现场已经清理干净,他索性直接拖了把椅子坐在上面,大摇大摆地抽起了烟,“您找个地方先审着,我留在现场看看。”他含糊不清的说。

黄少天进来了。确切的说,是他的声音飘进来了。
“…哎呀这里人还不少嘛喂喂那位你什么眼神啊我一个五讲四美遵规守矩的四有公民怎么可能天天见这种大场面啊礼节性惊讶一下不是很正常嘛诶诶怎么左拐了...”

黄少天跟他想象的样子,好像,不大一样,王杰希有些头大地想。

“黄少天同学,不好意思耽误你上课了。你能不能解释下为什么你今天下午四点到四点四十会出现在受害人张主任的办公室里呢?”他坐在黄少天对面,尽量选择了个温和的开场。

对方倒是不客气,“没关系王sir,叫我黄少就行了。我哪知道那个老鬼叫我进他办公室干什么,一头雾水就去了,前几天有人打群架,他怀疑我参与了。这不是鬼扯嘛?!我前几天打的石膏刚拆,哪敢再折腾,难不成再在床上躺半月啊,谁知道他说我身体没去,心里也去了,一口气训我训到四十,旷了足足一节课,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王杰希听了半天终于揪出一点疑问,“石膏刚拆?”

“是啊是啊上次有人约我在篮球场打架,好家伙不要脸的足足去了四个人,小爷我一挑三摞倒三个,结果被第四个给暗算了,靠,大意了啊。”他挺了挺身子,嘴上却是不停,“怎么,张主任发生什么了吗?”

“四十分钟的时间里没发生什么吗?”王杰希没理他的问题。

“还有就是聊了些不许逃课不许打架不许抽烟之类的常规话题啦,警官你到底在期待什么啊……”黄少天挠了挠后脑勺,“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主任到底怎么啦?”

他斟酌了一会终于决定说实话,“他死了,”王杰希简短地说,“死亡时间就在你出他办公室不久,所以,”他抬起眼睛,“希望你好好配合我们的调查。”

不过当事人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惊讶,“wow,”黄少天挑了挑眉毛,终于安静了下来。

剩下的不过是些常规审问,除了黄少天的聒噪让他有些无从招架其余一切顺利,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不好意思耽误了你不少时间,谢谢你的配合。”

“没事没事应该的嘛你们人民公仆也不容易啊说这么半天王警官你口不干吗要不要喝口水顺便给我也捎一瓶...”他一边喋喋不休一边出了封闭的房间,忽然住了口。

王杰希回头看了看,一个门边的小警察探出头来,“哟,黄少!”
黄少天大大咧咧地打了下招呼,对面还是不依不饶,“怎么叶神也不过来打个招呼……”

“啧,还不是怕被话痨烦死。”叶修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出现在身后,烟草熏染多年的嗓子透着一股慵懒和随便。
“比起这个,”他的眼光忽然锐利了起来,今天出入受害人办公室的学生,貌似不止一个吧?”

叶修在转移视线,他敏锐地察觉到了。

很明显这两个人认识,并且交情不浅,但他目前并不打算戳破这一点,于是他顺着说,“怎么,还有谁?”

小警察突然被cue,立刻严肃了起来,“报告警官,还有一个学生在早晨七点五十时出入过办公室,不过只停留了不超过五分钟,叫喻文州,需要叫来吗?”

也许是错觉,一道锋利如刀的目光擦着他的背后而过,仿佛实质性地切割着狭窄的空间。

飚了3k男主还没登场我是有多墨迹……应该还会修,先丢上来看看……

评论(2)
热度(47)

不要康斯坦斯酒,不要尼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