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两个平行的椭圆 | Powered by LOFTER

写rps不可避免会对其中一方有所侧重,无论是个人性格塑造还是专业水平的描述上,而另一方的塑造往往是基于情节铺陈,真正纯粹展现个人的段落反而比较少。简单的说就是了解谁喜欢谁就多写谁,这无可非议,况且我一直坚信只要情节好,文风过得去,整体不会太差。

说到底你写的还是你心里所想的东西。

你所谓的喜欢不过是一堵白墙,你把所有你爱的色彩和图案投影到墙上,满足于漂泊不定的幻影,但你爱的,从来不是那堵墙。

人世间的情感大抵如是。


热度: 5 评论: 3

wb上大家说的书商款香水真的是我想的那个书商啊啊啊??!!boomboom!!回坑的节奏!!


【唯一一点....目测没有活跃的京关er了.........貌似.........】

There IS only one true king.

我的日和星,我的昏与昼。
是初始也是最终,我的阿尔法,我的蛾梅嘎。
点燃指引我灵魂的明灯,给予我无尽的欲念之火。流淌在我血液里,近乎于信仰的无望之爱。

my king.

我的所谓理智就是,不可以接受脑残粉一味捧高自己爱豆,同时热衷于xjb无脑乱吹自己喜欢的人。(×)
(迷妹模式on)

热度: 1 评论: 3

【DX姐说他是个愤世嫉俗的人,他对生活很有态度,骨子里很摇滚,不屑世俗又清高。但因为家教也好,生活所迫也好,他不能把一切情绪平铺直叙地表达,这些矛盾在他身上冲突,左右为难着他本身就复杂的个性。

《我好象在哪见过你里》的“袖手旁观”,《一半》里的“冷眼旁观”大概极贴近他真实的性格吧,始终和世界保持距离,入世又超世,他对所谓社会的关系和两性关系很接近,我不会企图让一切顺着我的意思来,但你也不要试图改变我,用一去交换我的九十九】

这种人生信条真的酷的爆炸,苏一辈子那种。


在仅个人可见里躺了一个月.......忍不住放出来见见太阳......完整的写出来了,大概会删.......

标签:薛之谦
热度: 9 评论: 9

绅士/下雨了 歌词鉴赏

被懒癌恶势力征服……简单写了写绅士和下雨了……凑合看

他的一部分歌词往往拟定一个统一的场景,一切情节随场景慢慢铺陈展开,线索有脉络可寻。 惭愧三只歌这张EP提现得就很明显。
比如『绅士』,就是在一个背景下穿插着蒙太奇式镜头叙述了一个比较连贯的故事。歌词中出现的意象,袖扣,白色衬衫,马路,车子,都是在描述一个画面,却选择别出心裁地用独白的口吻娓娓道来,在平稳地描绘『背后抱了一下』『摸你的头发』这些细节的同时不经意流露压抑着却越发嚣张的感情,『频繁暴露了/自欺欺人者/越掩饰越深刻』
『绅士』的女主是沉默的,她更像一只无辜的,温驯的动物,躲避着男人所有试图传达又欲言又止的感情,只有男主的独角戏推动着所...

热度: 15 评论: 9

记录。
这是你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不代入任何情绪任何立场,把自己看作一只易拉罐就好。
或是一个空匣子,半根绳子,一粒尘埃。

笔画要清晰,力度要均匀,每一个圆体字母的尾部勾连得尖利又美妙,哪怕死亡的气息已穿过这腐朽的高墙,淹没过你窒息的胸腔。
你需要的只是埋头于文字。忠于你的纸笔。

别往外看。

她用耳鼻去感知,用身体去记忆,她开始了解万物运作的方式,在冥冥之中有无形的轮盘指挥一切,以某种恰到好处的力度和韵律安排着欢笑,痛苦,生长,哀悼,初生和死亡的定时,时间有序。然后她举起手。

标签:Arya Stark
热度: 2

我自认我一直还算个理智的人,对事不对人,能够独立思考做出自己的判断。

所以,今天我就单刀直入的说了。


不喜欢他的人都是傻逼。

热度: 8 评论: 8

句句真心(论薛先生的填词)

不太懂音乐,就讲讲歌词吧。

在网易云音乐看到一句有趣的评价:"有些歌词是因为精美而让人感动,有些则是因为格外真实才能打动人心,薛之谦的歌词大多属于后一种。"

我自己很认同这种观点。老薛自己常说有些话不能说得太明白,又无法抑制住自己表达的冲动,那些埋藏在词句间的线索便可以看作一种隐晦的回答。
比如一半中:
"多平淡/所以自己刻意为难/多遗憾/被抛弃的人没喜感"
"都在期待/角色要坏/别委屈了人才"
正如当那件事被曝光时,所有人躲在网路的后面带着恶意窥视着他的生活,揣测着他愧对他人的所谓"真相",期待着上演惨烈的闹剧。而他...

热度: 16

[水仙]片段灭蚊法

#黑道AU,同背景的段子,又臭又长,ooc 预警
#33&23
谦宝是被薛总收养(啥)的小可爱,日常工作是吃各种小吃玩老板电脑,偶尔去收个账,业余爱好是打手[。
手下:不公平!我们都三年没涨工资了凭啥他福利这么好!
薛式白眼:我宠的有意见?

71%

A
他不止一次看到小鬼和那个人同框出现了。
那人帅是真帅,跟小鬼年纪差不多,个儿稍高一点,身段不错,是个练家子儿。
他有意无意地提起,手指漫不经心地搭在天台的栏杆上,旁敲侧击地打听着。
"你那个朋友,身手怎么样?"

小鬼倒是耿直,竹筒倒豆子一样爽快地开腔。"君君比我能打。他比我高比我壮,不过他不喜欢闹腾啦,没人惹他他都不...

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