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灯 | Powered by LOFTER

记录。
这是你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不代入任何情绪任何立场,把自己看作一只易拉罐就好。
或是一个空匣子,半根绳子,一粒尘埃。

笔画要清晰,力度要均匀,每一个圆体字母的尾部勾连得尖利又美妙,哪怕死亡的气息已穿过这腐朽的高墙,淹没过你窒息的胸腔。
你需要的只是埋头于文字。忠于你的纸笔。

别往外看。

评论

不要康斯坦斯酒,不要尼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