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灯 | Powered by LOFTER

“词句是要求引起共同回忆的符号。我现在想叙述的只是我个人的回忆,与我共享的人都已作古。神秘主义者往往借助于一朵玫瑰、一个吻、一只代表所有鸟的鸟、一个代表所有星辰和太阳的太阳、一坛葡萄酒、一个花园或者一次性行为。这些隐喻都不能帮助我记叙那个欢乐的长夜。”

——《代表大会·沙之书》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是的,文字具有力量,且远比你想象的强大。




看了一个垮掉一代的混剪,没坚持看完,开头那段《在路上》的语段已经杀了我了。这种感觉在我读到博尔赫斯、钱德勒甚至是太宰、恰克的时候尤为强烈,我绝望的想到我自己穷尽一生大概也难以写出那样的文字,这让我有些泄气。手打下最近看到的一段比较喜欢的话,存个档,自勉。





标签:瞎jb矫情
热度: 2
评论
热度(2)

不要康斯坦斯酒,不要尼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