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灯 | Powered by LOFTER

继续库存整理,没写完不过我觉得挺有趣的。


我想我大概快要死了。

我躺在夏天灼热得几乎融化的沥青路上,空空的望着天空。映在我模糊的视网膜上的是被炙热的空气扭曲切割的空间。视线所及之处都是玻璃一样的蓝色,又深得像是双手无法触及的水渊一样。

我摸了摸我的胸口,现在那里正贯穿着一块玻璃,反射着正午灼眼的阳光,明晃晃的像一面金色的镜子。镜子的边缘很锋利,就像无数破碎刀片组成的那样。然后我低下头试图看清伤口周围破碎的皮肤,以及横截面不太规整的切断了的血管。

黏稠的血液从伤口滴滴答答的滴下来,在前襟湿成了一片。我看了一会伤口后觉得有些无聊,于是抬起头,开始回忆我所能记得距离现在最近发生的事情。

然后我闭起眼睛来在一片嘈杂之中听自己的心跳。但我所能听到的只有一片死寂。

【没了。


评论
热度(1)

不要康斯坦斯酒,不要尼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