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灯 | Powered by LOFTER

重 part.1

跟自己脑补的好像(≥3≤)幸福的快飞起来wwwww

yaoyao:

注意:
1. 芥治芥/ 治芥治=芥川龙之介和太宰治
2.本文并没有明确的腐向定义
3.个人脑洞
4.17岁的太宰治=普通文青;34岁的芥川龙之介=创作方面毫无头绪时期的社会争议作家
5.ooc慎

太宰治第一次见到芥川龙之介是在17岁。
虽然书信来往已久--本身能够与一个社会风靡一时的作家保持书信关系,对于一个中学生来说已经可以称作伟大了--当真正见到对方的容颜,太宰还是如同第一次走进城市的少女般紧张到颤抖。
这个比喻并不夸张,在竭力控制自己不因此干出打翻茶杯之类蠢事的同时,不知不觉沉默已经包围了两人足足五分钟。
和崇拜的作家畅谈--可以说这个机会来的太突然吧,所以面对不知所措的少年,芥川只是报以微笑。

“太宰君。”
“……是。”
“我看了你们的杂志。”

最后还是由青年挑起了话题。他的眼神有意似的游离着,轻轻扫过桌上不再冒烟的茶水。
这是让步,对于一个后辈的,温柔却隐晦的让步。
造成太宰治十分健谈这个错觉的是书信,造成不得不面对这尴尬沉默局面的是他自己,意外的是不愉快和烦躁丝毫没有出现在这个炎热到不可思议的下午。

“芥川先生愿意阅读鄙人……鄙社的作品,实在是感到万分荣幸。”

如同是为了弥补刚才的冷场一般,太宰用比平时略快的速度说完了这段话。可惜思考没有跟上言论,注意到的时候想要引得关注的独占欲已经暴露无疑。
这无法开脱的失态让气氛越发难以忍受。言语是夜中刹那的火星,点亮一瞬便立刻熄灭,何况黑夜还漫漫无际。学生只是半张着嘴,随后把可能引起光亮的摩擦硬生生从喉头吞了下去。
另一边,对方的沉默让芥川突然想起了他们之间的一封信,虽然简单却让他哭笑不得。

「神明就可以解救人类的痛苦了吗?」

看到署名处写着【太宰治】三字,当时的芥川便默默记下去搜寻了一番。奇怪的是,这个太宰治并不是什么名气人物,甚至连个人物都不是。没有任何资料也没有任何人认识,唯一可以确定的信息只有不得不被暴露出的地址。
那时为了寻找这个人物费了自己多大功夫,实在没想到最初的见面用的只是一封短信,仅此而已。而这可以说是费尽周折的见面,却偏偏遭遇了这般的冷场。

太宰治,这个人很有趣。

青年作家在心中默默得出了与事实看似完全相反的结论。

tbc.

补充:当时的确太宰治这个笔名还没有被起用,而文中与芥川书信来往时署名却是太宰治,这不是bug只是我个人的某个脑洞,抱歉orz

评论
热度(3)
  1. 十年灯yaoyao 转载了此文字
    跟自己脑补的好像(≥3≤)幸福的快飞起来wwwww

不要康斯坦斯酒,不要尼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