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灯 | Powered by LOFTER

芥川龙之介

月面基地:

寺山修司《东京》仿写】




那时,我一听到“芥川龙之介”这五个字就会心跳。用医学术语来说,就是“心率加快、喉咙干涩、手心发汗”。
我开始偷偷地在各种地方乱写“芥川龙之介”这五个字。比如课堂笔记的角落里啦、课本上啦,最后连书桌上都写了。这些涂鸦就像是我的符咒。

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芥川龙之介
越写我就越爱他

但对我来说,芥川龙之介究竟是什么人呢?
我的出生地在北国的青森。父亲拥有大片的土地,从小就有仆人照顾我的起居,这是当然的,姐姐,我是贵族。然而每当我在书房独坐,耳边传来父亲与他的议员朋友们噪杂粗鄙的高谈阔论时,芥川龙之介就会进入我的意识。”至今,那个被称作’父亲‘的人,其实是假的吧,我真正的父亲,一定是其他人。我想,说不定其实是芥川龙之介“。即使亲缘上没有任何关系,但我又觉得,我在灵魂上,却是与芥川龙之介相连的。

对我来说,芥川龙之介正是如此顽固的存在。他隐藏在我生命的深处,掌握着我的根源,连接着我的每一篇小说。但与此同时,芥川龙之介也不是那种有着必然性的人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灵魂始终在图谋着要摆脱他。”每个儿子,都想要杀了他的父亲“,这句话大概是弗洛伊德说的。
惟有死之后,才能获得自由的生。

二十岁时,每当我自己说出“芥川龙之介”这五个字,总觉得意气风发,但听到别人提他,却又感到羞涩局促。
二十岁时,听到芥川龙之介的死讯。那是我第一次尝试自杀。
二十岁时。
是在跟“芥川龙之介”谈着恋爱吧。

太宰治

------------------

嗯,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2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3






哦对我还可以附张图




评论
热度(68)
  1. 季节列车月面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
    23岁的芥川老师写了罗生门,而4年后的我能如何呢……
  2. 十年灯月面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

不要康斯坦斯酒,不要尼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