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灯 | Powered by LOFTER

【王黄】炼金术士(上)

冷cp自救指南,au见标题

炼金术士王/恶魔黄

照例at心友 @露依有毒www

“这是真理,没有丝毫的虚假,是确凿之最确凿的真理。”
                      ——《翠玉录》

穿着黑色斗篷的客人刚踏进店里时他就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王杰希收起手边刚整理到一半的账目,头也不抬地下了逐客令,“对不起,本店已经打烊了,而且,”他抬起头飞快地扫了一眼来客手中黄铜皮的旧书,“今天不收旧书。”

客人咋了咋嘴。
“喂,你就是这么招待远道而来的客人的啊,难怪生意不好。”

阔口的黑色斗篷下一个狡黠的笑容飞快地略过客人的嘴角,他摘下兜帽,满不在乎地抖了抖身子,那头令人目眩的金发在光晕下如同流动的黄金。他挑衅地抬起头直视着王杰希的眼睛,“好久不见,嗯?”

王杰希冷冷地注视着来客,那双青金石般的双眼如同镜子诚实地反映着他现在的表情,有些僵硬,是的。

“黄少天。”
当他念出这个姓名时惊诧地发现这个发音是如此地陌生,如同一段遥远而早已忘却的过去,,事实上,这个名字已经和其他所有被他遗忘的面孔锁在一起,一刻也不停地责备着他的薄情和健忘。

“要造出那唯一之物的奇迹,需明白那上界之物与下界之物相同,而下界之物也与上界无异。”——《翠玉录》

客人自顾自地说下去,“这是我们差不多两百年间第一次见面对吧?”

“219年。”他淡淡地纠正。

“真了不起,”客人毫无诚意地回应到,“比起我们来,那场持续了一百年的战争算什么。”他向前跨了一步,一个恶质的笑在唇边慢慢扩大。
“我还以为你会想我呢。”

他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半步,“倒是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黄少天耸了耸肩,“诱惑一个白痴牧师,清点几个赌徒和酒鬼,无非也就是这些琐碎的芝麻小事,我只是想找个借口来见你而已。”
他扬了扬手里拉丁文的书,“还有,一个犹太人召唤了我。”

“慷慨,健康,和纯洁。”黄少天一本正经地回答。

王杰希挑了挑眉。

“好吧好吧,”他摇了摇头,“那个蠢货想和海伦睡一晚,还要比克利萨斯更富有,哦对了,他还想拥有教皇的权力。”他翻了个白眼。

“所以我什么都没给他。”他厌恶地皱了皱眉头,“那渣滓连地狱都不配呆。还有,我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用男童的鲜血献祭,虽然公羊也同样让人恶心。”

王杰希忽然开口,“你走时撕去了那本书的一页。”

黄少天有些难为情地把头转向一边,“反正你早就把那本书背过了不是吗?你还有还有好多抄本呢,别以为我不知道。”
“而且,”黄少天抬起头,“你现在已经有贤者之石了。你不再需要那本书了。”

王杰希没有理会他,“那一页书上的内容,”他说,“是圣婴之死。”

“有人将圣婴之死视为煅烧的过程,但在这本书上并非如此。它指的材料恐怕就是圣婴之血。”
“但是,圣婴之血又是指什么?”
“在你离开后我试过了无数材料——当然我没有做任何超出我的道德范畴内的事情”他摇了摇头,“但是没有任何结果。”
“黄少天,你向我隐瞒了什么?”

恶魔的脸上难得地露出烦躁的神情,他飞快地舔舐着嘴唇,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如果你想和我讨论学术问题,
“那我诚恳地建议你找到藏书室让我们秉烛夜谈”

“不过我以为,”他向前一步将腿嵌入王杰希的双腿之间,柔软的金发拂动着他的脖颈,欲拒还迎地撩拨着,“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他听见自己开了口,喉咙沙哑。
“你不是他。”

黄少天一把拽过他的衣领,毫不留情地吻了上去。

“那样更好。”


藏了一些梗,懒得加注释了,emmmmm以后慢慢搞吧

评论(2)
热度(20)

不要康斯坦斯酒,不要尼伊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