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灯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一丘之貉(二)

写的太跳跃了自己都看不下去(。)
@露依有毒www 我已经把原来的大纲杀了(saaaaaad)
这居然是篇喻黄(陷入沉思)

(3)

貌似…比他想象得棘手的多。

喻文州的回答毫无破绽,甚至有些过分的完美了,但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如交错在一起的纷乱线头,将他引向无数曲折绕远的岔路。
对面的年轻人还是不急不慢的打着太极,纤长的睫毛在黑白分明的狭长眼睛上投下淡淡的阴影。

“王警官,结束了吗?”

王杰希收起录音笔,沉吟着点了点头,“谢谢你的配合。对了,出去时和黄少天说一声,以后几天可能还需要他提供相关的信息。”
喻文州静静地看了他一会,但很快就收起了意味不明的目光,有礼貌地向他点了点头。
总算结束了啊。
这恐怕是他经历的最长的下午之一了,他揉揉了太阳穴长出了一口气。

..............................
黄少天醒了。
不过他暂时还不想起来,刚睡醒的脑袋一片混沌,一些纷乱的画面和支离破碎的对白在意识的海面上沉浮,随着记忆的泡沫涌起又落下。他抬起手来想揉揉眼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手上还打着石膏,身体的反应总比大脑的反应快了半拍。

喻文州。
第一个注意到的是这个。
初冬的光恰到好处地在他的身边铺垫出一片柔和的光晕,无数细小的尘埃悬浮在空中,一切都纤毫毕现。他无意破坏这个画面,只是静静地盯着那个背影看了一会。
“醒了啊,”喻文州察觉到他的视线,合上手里的书,笑眯眯地转过身看着他。
刚睡醒的黄少天常有些起床气,他哼哼着拉起被子,躲在后面气呼呼地瞪着喻文州。
后者也不恼,气定神闲地把手上的书往床边一放,“饭打好了,放在窗台上,需要我帮你拿吗。”
黄少天一反常态安静地摇了摇头,喻文州停下动作,若有所思地看着他,“所以你还记得是谁找你麻烦吗?”
黄少天烦躁地撸了一把头发,“哎呀哎呀,早说了这次是我不小心啦,”他抬起头对上了喻文州毫不掩饰的担忧的眼神,“这点事情都解决不了我还混什么我,早回家养老啦。”他呲牙咧嘴地挤出一个张扬的笑。

喻文州也笑了笑,他俯下身轻轻地吻了吻黄少天的眼睛,留下一声轻不可闻的低语,像倾吐某个难为人言的秘密。
“他们会付出代价的,所有人。”

............................

“啊王sir,新情报!”同组的小江冲他挥了挥手。
......不说并不代表我不介意这个称呼好吗为为什么大家非要像港片一样说话啊!王杰希默默地喝了一口茶。
对方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黄少天的发言没有问题,上个月他确实和人打了一架,而且有意思的是,上次斗殴的参与者都没有接受惩罚呢。”他顿了顿,“也许是因为挑起者恰好是张主任的儿子吧。”
“哦,”王杰希抬起头。
“没错呢,不过黄少天倒是隐瞒了一点,张主任...貌似之前有不少次找过他谈话呢。”

(第二次审讯)
“那么说你是在怀疑少天咯?”叶修点了根烟。
“只是猜测。”王杰希纠正道,“他有作案时间和动机。”
叶修冷笑了一声,“动机?因为跟他儿子干了一架于是决定动用特殊手段搞死老爹?也够小心眼儿的。那前三起事件怎么解释?”
“这起事件和前三起无关。”王杰希笃定地说,“前几起都是针对A城的权力人物,主要目的是恐吓。而这一起,恐怕是早已计划好的谋杀,虽然还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但目前他的嫌疑最大。”
“还有一点,”王杰希瞥了一眼叶修,对方脸上毫无表情。“叶警官貌似对他很上心呢。”
叶修伸了个懒腰,“老王你不用试探我,我确实认识他。不过比起这个,我的建议是多观察观察那个叫喻文州的男生。”
“叶神好像掌握了什么呢。”王杰希看了一眼审讯室,玻璃窗阻断了黄少天的自言自语,只看见他的嘴一张一合像浮水的鱼,他没来由地有点想笑。
叶修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忽然说:“没比王队多多少。”他耸耸肩,自然无比地无视了墙上“禁止吸烟”的标志,给自己点了一枝相思鸟,“说起来,话痨还说将来想当警察呢。”
王杰希也配合地笑了笑,以他们现在的身份,的确很难做到坦诚相见,于是他轻轻用指节敲敲桌面,“那,那个叫喻文州的男生呢?他有说过什么吗?”
他看见叶修重新换上了一副冷漠的神情,用食指弹了弹烟灰,“鬼知道那孩子整天在想什么。”

于是他又重新回忆起那个下午,当他与喻文州对视的那一刻,那孩子的眼神像一条蛰伏已久的森蚺,或是一口让人掉进去的井。那口井里埋葬着一切无人知晓的罪恶,腐败的气息如无数浮动的狂骨向下拖拽着迷失者,随时将人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被深渊凝视的感觉是怎样的?

“那我先走了,”他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审讯室,“黄少天怎么办?”
叶修含糊不清地回应着,“再关会儿让他安静点呗,老王你还有事吗?”
王杰希捞起扶手上的外套,“确实还有件事要拜托叶警官,”他仿佛下定决心似的抬起头,“请帮我查一查那个叫喻文州的男生。”
“行啊王sir。”叶修勾了勾嘴角,一抹狡黠的神色飞快地略过他的眼睛。

........................
喻文州几乎是接着王杰希的步伐来到了警局,理由光明正大,接黄少天。
叶修懒得理他,匆匆拿了钥匙去开审讯室的门,黄少天大概也说累了,趴在桌子上毛茸茸瘫成一团,这家伙也快成年了吧孩子气还是毫无收敛,不像他现在身边这位。
喻文州站在他旁边轻轻地出了声,“是您说的吧,叶警官。”
叶修停下动作,嘬了口烟,“我说的又怎么样?喻总?少在我面前兜圈子了。”
喻文州低下头笑了笑,不知情的人或许会把这视为少年一个羞赧的微笑,但他清楚远非如此。

“作为补偿,我希望您能帮我调查一个人。”
“您的同事,王杰希。”

评论
热度(42)

不要康斯坦斯酒,不要尼伊酒